網站首頁 協會概況 通知公告 行業動態 會員單位 保險監管 資格考試 保險群英譜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監管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保險監管 > 監管信息  
車險亂象又起2019年監管將“嚴上加嚴”倒逼創新
编辑:labaoxian 作者:六安市行业保险协会 500彩票:19-01-23 浏览次数:187

 ●制定費率方案應嚴格遵循合理、公平、充足的原則,不得以任何形式開展不正當競爭;應報送新車業務費率折扣系數的平均使用情況;應報送手續費的取值範圍和使用規則。

 ●手續費是指向保險中介機構和個人代理人(營銷員)支付的所有費用,包括手續費、服務費、推廣費、薪酬、績效、獎金、傭金等。

 

●新車業務手續費的取值範圍和使用規則應單獨列示。

  2019年,是車險行業複業後的第40個年頭。行至不惑,車險也來到了發展的十字路口,從“粗放式增長”到“刮骨療毒”,行業變革航行至深水灣區。2019年1月已過大半,嚴監管下的車險行業有變好嗎?還是不盡如人意?

  骨頭難啃

  《保險法》就有規定,車險業務必須實施産品、費率報行合一,但一直以來實施效果不佳,成了行業裏的頑疾。

  2018年,車險産品、費率“報行合一”正式實施,給各家財險公司套上了“緊箍”,但如今看來,經過一段時間的沈寂,似乎業態有重回老路之勢。

  《國際金融報》記者通過采訪車險代理人、進入代理人交流群和車險貼吧、組建車險交流群發現,不同代理人之間的情況大相徑庭:有些人覺得監管加強、成單辛苦;有些人覺得監管前後變化不大,代理人可控的傭金率浮動區間依然很大。但無一例外都有返點,即將一定點數的保費返還給投保人。從記者了解的情況來看,返點數有高有低,從15點到40點再到60點不等,視不同代理人、地區、車輛情況、保險公司而定。

  有代理人明顯感受到了監管壓力。一位浙江地區的車險代理人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監管加強後,車險價格高了不少,返點依然會有,不過都不會很高,但是也要看地區,每個公司的政策都不一樣。在他那購買車險,大型險企基本返點數爲15點左右,小公司要高點,在18點左右,具體還是要核保以後再看,“現在沒有保險公司敢當出頭鳥”。

  但也有不少代理人毫不收斂。比如,記者發出汽車商業險訂單需求後,一位龍頭險企的車險代理人表示,可從上海出單,但表示點數較低,“能接受再報價”,結果返點點數高達40個點。對方表示,出單他賺一個點的手續費,在該龍頭險企實名支付訂單。一個山東地區的代理人直接放言,“交強險單買,返點接近60個點”。

  還有多名保險銷售人員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報行合一前後,保險公司給到銷售人員的傭金率變化並不大,浮動卻很大。“大多還是保持在20%至40%之間。”

  “按照規定,保險公司給到我們業務員的傭金率最高在20%,但有些公司爲了拼業績,會冒險去提高傭金率。”湖南某車險代理人對記者透露,冒險提高業務員傭金率的險企中,有大型險企,也有中小型險企。

  此外,各家險企車險代理人私下交易的情況也像是“行業潛規則”。各家險企代理人在群裏相互交換客源,以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一位上海地區大型險企車險代理人就對記者表示,“我這裏利潤高,你可以拿到我這裏出訂單,你那裏高,我也可以拿給你做。”

  有業內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首先法律條例就有規定,車險業務必須實施産品、費率報行合一,但一直以來實施效果不佳,成了行業裏的頑疾。

  一位險企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隨著商車改革的逐步深化,車險業務保費下降明顯,基于考核導向的問題,很多主體不斷加大了市場費用投入,導致車險亂象屢禁不止。

  車車科技創始人、CEO張磊在近期的一次保險大會上也曾直言,雖然銀保監會要求報行合一,大公司傭金率是20%、小公司25%左右。“但在實際操作中,很多保險公司的傭金率依然在隨市場波動,今天可能是25%,明天就有可能漲到45%甚至更高。”他表示,傭金率變化太大,也直接導致很多傳統車險在線交易困難。

  面對上述情況,張磊建議,險企應該進行角色轉換,從經營者轉向服務者。他指出,銀保監會提出針對車險投保人不允許有相應的返傭和利益輸送,希望通過增值服務來滿足投保的需求。“未來保險公司應該要把傳統以規模沖刺爲主要目的,變成以服務來吸引客戶爲抓手的經營模式,這也是非常明顯的一個趨勢”。

  倒逼創新

  爲了應對更加激烈的市場競爭,公司結合自身情況,聚焦理賠服務方面做了創新。

  所謂“報行合一”,報是指報送的手續費範圍和使用規則,行是保險公司的實際執行情況,即報送給銀保監會的手續費用,必須與實際執行的政策保持一致。

  其核心是明晰手續費。手續費是指向保險中介機構和個人代理人(營銷員)支付的所有費用,包括手續費、服務費、推廣費、薪酬、績效、獎金、傭金等。此前業務員給客戶的贈禮、返現基本也出自手續費支出。

  從購買端角度看,實惠似乎也到不了消費者手裏。雖有消費者表示,“沒感受到監管加強前後的車險費用變化”,但仍有不少消費者反映,“保費漲了”。“最近車險快到期了,一報價發現漲了不少。”有消費者表示很納悶,銀保監會出規定限制手續費,手續費變低不應該保費也低了嗎?限制惡意低價競爭是好事,但不應該讓消費者買單。

  從險企角度看,車險增速下滑、手續費居高不下,使得財險企業特別是中小險企車險利潤被擠壓。

  數據顯示,2018年前11個月,車險保費爲7003億元,同比增長4.56%,增速較2017年下降5.48個百分點。

  此外,從目前公開的數據來看,2018年前三季度,82家財險公司合計淨利潤24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暴跌三分之一。其中,43家去年前三季度淨利潤为正,共盈利288亿元;39家淨利潤为负,共亏损44亿元;人保财险、太保财险、平安财险“老三家”盈利占行业利润的98%,剩下79家公司刚达到盈亏平衡。

  平安证券认为,行业盈利有待验证。其表示,当前监管叠加行業自律之下,车险费用率大幅上升后缓降,但仍处于历史高位。短期强政策刺激下,市场往往需要更长时间调整恢复,且趋势上看,费改虽短期可能产生反向影响,但长期将导致赔付率上升、费用率压缩,行业盈利将会下降。同时,集中度提升使得部分中小险企退出市场。

  2019年要想在承壓下有所突破,財險公司需要擺脫車險依賴,倒逼産品創新尋找出路。

  萬聯證券表示,汽車保有量增速下降疊加商車費改持續推進,車險增速繼續承壓,非車險成爲産險保費增速的重要驅動因素。

  平安证券表示,2019年产险盈利改善。2018年是産險公司盈利的低点,预期的手续费税率改革有望使得行业明显受益,同时监管加强之下车险手续费有望逐步回落,预计2019年行业盈利有所改善。

  天風證券指出,報行合一實施後手續費率下降,監管對費用的管控力度將進一步強化,這將帶來費用率+實際稅率雙重下降。同時,非車險占比將進一步提升,預計財險利潤有望于2019年觸底回升。

  保險公司面臨了哪些困難和挑戰?中小險企又會如何應對市場的激烈競爭?《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到多家財險公司,得到的一致反饋是:公司都有科學厘定費率方案,結合自身經營實際完成方案報送,並嚴格執行報送方案,堅決貫徹落實監管要求。

  “嚴格意義上來說,車險報行合一更有利于大公司,對中小財險公司而言,市場競爭的壓力並沒有減少。”華海財險相關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作爲一家中小財險公司,車險報行合一實施後,面對商車改革的持續深化,對公司經營管理能力帶來了極大考驗。商業車險改革後,雖然保費充足度明顯下降,賠付率提升,但隨著市場的規範,保單獲取成本的下降足以覆蓋賠付的上升,車險業務的邊際成本下降,可以促進承保效益的改善。公司嚴格執行報批的車險條款和費率,進一步提高認識,強化執行力。

  具體表現在六個方面:一是堅持價值發展理念;二是加強專業人才隊伍建設;三是堅持極致客服理念;四是加快創新發展步伐,提升非車險業務對規模、效益的貢獻作用;五是加強風險防控體系建設;六是堅持保險姓保,體現公司的價值擔當。

  安心財險相關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爲了應對更加激烈的市場競爭,公司結合自身情況,聚焦理賠服務方面做了創新。“接下來,公司還會進一步提高風險篩選和識別能力,降低車險費用率,提升業務品質。”

  同時,該負責人還提出,“希望監管層面能夠完善相關市場化機制,實行差別化監管,給中小型公司留有一些自主創新的空間。”

  衆安在線相關人士也對記者表示,車險費率的惡性競爭對中小險企來說就是慢性死亡,沒有長期利益可圖,如此一來,反而能倒逼企業認真發展産品。“衆安在線將重心放在用戶服務和體驗上,提升差異化創新,加強用戶關懷,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方面狠下功夫。”

  重典治亂

  預示著今年的車險監管將重拳出擊,強監管勢頭比之去年將有過之而無不及,2019年車險監管“嚴上加嚴”。

  有业内人士认为,车险之困难解,除了行業自律和监管处罚同时进行,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早在2019年一開局,車險領域便連遭重拳。

  據了解,近日兩家大型財險公司所屬的5家分支機構商業車險業務被當地銀保監局叫停,原因是違反關于按照規定報批和使用車險條款費率的要求,被責令自2019年1月1日起停止使用商業車險條款和費率的監管措施。

  在處罰行業違規行爲的同時,中國保險行業協會(以下簡稱“中保協”)還同步發布了《機動車輛保險自律公約》,重申保險公司不得以高額返傭爭奪客戶。

  这也预示着今年的车险监管将重典治亂,重拳出击,重罚大公司,车险强监管势头比之去年将有过之而无不及,2019年车险监管将“严上加严”。

  此前,這一嚴監管的節奏也貫穿了2018年全年。

  根據數據統計,關于2018年涉及保險業務等領域的罰款已近2.5億元。銀保監會及原保監會開出1627萬元的罰單,涉及14家險企。

  據《國際金融報》記者統計,從2018年到2019年1月7日,針對車險業務,銀保監會共開出11張罰單,罰款金額達927萬元,占銀保監會對財險企業罰單總額的57%。

  罰單主要涉及中國人民財産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四川省分公司、中國平安財産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及其甯波分公司和四川省分公司、太平財産保險有限公司及其四川省分公司、中國太平洋財産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及其福建省分公司、永安財産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浙商財産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記者注意到,“財險老三家”——人保財險、平安産險、太保産險,作爲占據財險市場超60%份額的第一梯隊財險公司,亦是車險的重罰所在。

  總體來看,處罰原因以給予或者承諾給予投保人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保險費回扣或者其他利益,以及上述企業編制提交虛假報表爲主。處罰手段則以罰款和警告爲主,部分險企被責令停止接受商業車險新業務3個月,其中有6名時任直接負責人被撤職。

  對于險企因車險業務受到處罰的原因,某大型財險公司的車險代理人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銀保監會對車險的監管日趨嚴格,各代理人通過比拼手續費的點位搶單,從而造成不同險企之間的價格競爭過于激烈。

  他補充道,這種惡性的價格競爭容易使保險公司的經營狀況不佳,甚至産生虧本的情況。因此,給予或者承諾給予投保人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保險費回扣或者其他利益的行爲多成爲監管的重頭。

  同時,他在接受采訪中對記者強調,編制提交虛假報表是險企違規始終跨不過的一道坎。目前,在渠道費用不斷增高的情況下,編制提交虛假報表套取資金成爲保險公司用以議價的一種額外成本。

  對于2019年財險市場的發展,穆迪保險分析師郭嘉銘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在商車費改、報行合一的大背景下,隨著商車費改的進一步推進,費率系數將進一步放開,甚至在部分試點地區不對系數進行限制,將定價權給到財險公司,有利于財險公司改善營業能力,並便于區分優質客戶。

  他表示,在2018年,銀保監會強調費用率的監控,在2019年則更多地將在行業是否會自律和集中改善營業能力上展開後續的觀察。中小型財險公司也可將注意力更多地轉向非車險業務的發展。

  另外,郭嘉銘也在采訪中指出,2019年保險科技將對保險行業産生進一步的改變,隨著BATJ等互聯網巨頭的進入,傳統保險公司如何適應變化,提高自身運營能力以及獲客能力,也將受到考驗。(文章來源:國際金融報)

 

 

下一篇:[19-01-23] 中國人保財險六安市分公司發力交通事故降責減損,初步顯..            上一篇:[19-01-23] 坚持为民监管 切实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
Copyright © 2009-2013 www.jdgcpfs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500彩票 设计制作:安徽雷速
地址:六安市郝岗路和东望路交叉口望城岗村委会4楼(东) 邮编:237000 电话:0564-3336630
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友情链接:人人中彩票 中彩网 2元彩票 乐彩网 500vip彩票 红彩网 500万彩票网